鑒寶專家17萬買走乾隆禦筆畫,拍賣8736萬元,老農怒將其告上法庭:我被騙了

2012年,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一項案件,而且此案在被媒體披露後就一直備受社會的關注。

只是因為,在此次案件中,涉及的資金數額高達八千七百多萬!如此龐大的數目,使得人們在得知後不由得瞠目結舌,為之一震。

那麼這件涉及資金高達八千七百多萬的案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中的過程又到底是怎樣的?案件最終的審理結果又是怎樣的?

下面我們就來深入了解一番,了解一個古玩界的驚天大案。

首先讓我們把目光放到一個名叫朱雲的河南老農身上,朱雲老人家世代以務農為生,因此家中經濟比較拮据。

劉岩

朱雲每天都在起早貪黑地幹活,就為了能給家裡多掙一點錢,每天晚上從地裡回來的時候,朱雲總是喜歡打開家中的電視機觀看一檔尋寶鑒寶的節目,名叫《華豫之門》。

這是河南衛視當年一個主打的電視節目,只因為在當時的中國,正在經歷著一場文字古玩潮流。

央視都曾經做過多檔鑒寶尋寶的節目,還曾經請來王崗擔任節目主持人,所以便在老百姓中掀起了一股子尋寶潮流。

中國本就有著五千年悠久的歷史文化,所以在時間的累積下,大量珍貴的古玩古物流入民間,其中有的或許被上交給了國家,有的則繼續留在家中珍藏。

而朱雲老人的家裡也有著這樣一件「老物件」,這是一幅古畫,在後來的採訪中,朱雲並不知道,這幅古畫是怎麼來到朱家的。

只知道自從他記事起,這幅畫就一直都是家中代代流傳的寶貝,所以平日裡朱雲就在這幅古畫放在一個匣子裡,然後放在高高的櫥櫃上。

原本朱雲對于這幅古畫的態度,那是並不在意的,雖說是家中流傳的寶貝,但畢竟年代久遠,是真是假已經無法考辨。

鑒寶

所以平日裡朱雲即便是知道這幅古畫在哪,他也不會去看上一眼的,一直到開始流行古玩鑒寶的那段時期。

在那個時候,朱雲每天都會看電視上的鑒寶欄目,看著那一件件被專家當場認定是真品,價值數十萬,甚至是數百萬的藏品。

朱雲的心中就掀起一股火熱的激情,長此以往,朱雲忽然記起,家裡不是還有一幅代代流傳的古畫嗎?

想到這裡,朱雲立馬就精神了起來,他想著能不能把這幅畫拿去鑒定一番,就算是假的,那也沒關係,就權當是去欣賞旅遊了。

但要是真的呢?那自己豈不是賺大了,一想到這個,朱雲就激動得睡不著覺,連忙起身把放在櫥櫃上方已經落灰的匣子給拿了下來。

其實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一夜暴富的夢想,每個人都曾有過,所以當朱雲打開匣子仔細觀摩著家傳的古畫時,心裡也十分激動。

在做好決定後,朱雲也不耽擱,第二天一大早朱雲就來到了鄭州市《華豫之門》欄目組的海選地點。

等朱雲到了海選地點之後,才發現這裡的人是真的多,而且想要鑒定自己的古畫還需要一輪的檢測。

採訪

無奈之下,朱雲只好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那時正值七八月份,河南的天氣炎熱得很,朱雲在長長的隊伍後面一直苦苦地等待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此時已經臨近中午了,炎熱的天氣讓朱雲連飯都吃不下去,于是就買了兩個饅頭和一瓶水就著,對付了一頓。

不過好在這個時候,隊伍已經越來越短了,看著不斷前進的隊伍,朱雲心裡也越來越激動, 畢竟按照當時最流行的一個說法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了。」

很快啊,就輪到朱雲了,他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帶著匣子走進了會場中,等待所謂的鑒寶專家。

這名鑒寶專家名叫劉岩,根據他自己所編纂的資料宣稱,他曾經接受過央視的邀請,擔任一檔鑒寶欄目的受邀專家,對于字畫方面有著很高的見地。

而朱雲也是聽說了劉岩的名氣,所以才抱有一絲的幻想來到這裡,在看見劉岩後,朱雲十分熱情和劉岩打著招呼。

只不過劉岩對此反應比較冷淡,只是讓朱雲把手中的藏品拿出來,交給自己鑒定就行了。

欄目

而朱雲在聽見了劉岩的話後,也忙不迭地把匣子給遞了上去,一邊還說著這是家裡流傳了很多輩的古畫,希望能讓專家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劉岩或許是見過很多這樣的人,所以臉上也漸漸的表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情,只是比較快速的打開匣子,拿出其中的古畫開始鑒賞。

但是慢慢的劉岩的表情凝固住了,他開始反復看著手上這幅古畫,仔細地端摩,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劉岩都沒有把手中的古畫給放下。

這個時候,朱雲等不及了,就對著劉岩詢問著,專家我這幅畫怎麼樣?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您跟我說說啊。

劉岩直到聽見朱雲的話才回過神來,然後輕微地看了一眼朱雲,深吸一口氣說道, 自己暫時還無法判斷,不過你可以等我下班之後,再跟你細聊行不行?

朱雲聽見劉岩這番話,心裡認為自家的這幅畫一定有些許名堂在裡面,所以心裡很開心,于是就連連點頭說道願意。

在聽見朱雲同意後,劉岩也不像剛開始那樣冷淡了,反而十分熱情地和朱雲聊著,還關心起朱雲的家中狀況。

鑒寶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引起這位淳樸老農的懷疑,朱雲還以為這是人家劉岩專家在和自己拉家常呢。

在一番簡短的閒聊之後,劉岩再次對朱雲說道,請他先去稍作休息,等自己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就會過去和他見面。

朱雲同意了,然後就把古畫再次裝進了匣子中,一步一步慢慢地離開了會場,只是朱雲並不知道,一張陰謀的大網已經悄然落下。

在外面等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劉岩才緩緩而來,看見劉岩真的來見自己之後,朱雲心裡也很高興。

于是朱雲就主動和劉岩說著話,劉岩也熱情地回應著,不一會兒,朱雲就向劉岩問起自己最為關心的問題,那就是這幅畫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在聽完朱雲的問題後,劉岩頓了頓然後說道,這是一幅老物件,繪畫的筆法也比較精妙,紙張也顯老舊,但很可惜的是,這並不是真跡,只是一幅清代晚期的偽作。

朱雲起初在看見劉岩如約而來時,心裡還有點希望,不過在聽完劉岩的判斷後,當即心如死灰,不再抱有任何的希冀。

劉岩

朱雲心想這也怪自己,以為古畫是家中流傳的,還認為是一個寶貝,現在人家專家都說了,這是一幅偽作。

朱雲的心情很快就陷入了低谷之中,不過隨即他又開心了起來,因為劉岩在說完自己的判斷之後,就緊接著對朱雲說道。

雖然這幅畫是一幅偽作,但是畢竟筆法精妙,而且也成畫于清代晚期,有一定的歷史價值,所以想要出賣也是可以的。

朱雲在聽完劉岩的話後,心裡很開心,于是就連忙詢問劉岩,這幅畫我如果想要把它給賣掉,那能賣多少錢?

劉岩看著朱雲一眼,然後掏出手機給朱雲翻查著網上的資料,告訴他一般來說,這樣的畫可以賣到三到五萬元不等,但是自己有認識的買家,可以幫你多賣一點。

朱雲看著網上的拍賣價格,果然都是在三五萬左右,有的甚至還低于這個價位, 所以在聽完劉岩的話後,當即就同意了,希望劉岩可以給自己介紹一個靠譜的買家,把這幅古畫給賣出去。

而劉岩在看到朱雲同意後,也當即回應著,那行我這就回去幫你聯繫賣家,看看能不能儘快幫你脫手。

節目

在和劉岩商定以後,朱雲就興沖沖地帶著匣子回家了,在剛剛回到家中的那幾天,朱雲一邊感歎著自家的古畫竟然是假的,另一邊又在想著,即便是假的能賣出去,補貼家用也是可以的。

就這樣朱雲再次把匣子放在櫥櫃的上方,恢復了往日的勞作,大概一個月過去了,某一天朱雲突然接到劉岩的電話,聲稱自己已經找好買家了,讓他趕緊把畫給帶過來。

在接到劉岩的電話後,朱雲連忙把再次放在櫥櫃上落灰的匣子給取下來,然後一路趕到了鄭州市。

在鄭州市某處和劉岩約定的地方,當朱雲走進去之後,果然看見在劉岩的身旁還坐著一個人。

這個人穿著考究,手上還戴著一塊名表,整個人看起來就非常有錢的樣子,在劉岩的介紹下,朱雲才知道。

此人名叫程功,北京來的,是一個商人,平時就喜歡收集一些古玩字畫之類的。

這一次還是劉岩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這位程老闆從北京請來,聽完劉岩的話,朱雲心裡頓時十分感動。

欄目

在三方落座之後,劉岩主動說起了朱雲家中的古畫,然後大加讚賞了一番,隨即就對程老闆開價二十萬!

一邊的朱雲在聽見劉岩的報價後,心裡不由得一驚,然後頻頻看向劉岩,沒想到劉岩卻對此毫不在意,不斷示意朱雲不要激動。

看見劉岩作為一個大專家,竟然如此幫自己,朱雲再次被感動到了,可是北京來的程老闆並不認可這個價格,于是雙方就開始扯皮談價。

在經過好一番的爭論後,最終劉岩幫朱雲爭取到了十七萬的高價,這位程功程老闆,也非常的大氣,在和朱雲簽訂完相應的購買合同之後,當即就把十七萬元打到了朱雲的賬上。

看見自家的假畫在劉岩專家的幫助下,賣出十七萬的高價,朱雲心裡好一陣的高興,在程功走後,朱雲連連對劉岩表達著感謝。

對此劉岩也並不在意,只是擺擺手,婉拒了朱雲請客吃飯的建議,隨後就坐上一輛車離開了這裡。

而另一邊,朱雲在拿到十七萬後,也立刻趕回了家中,十七萬在當時也算是一筆不大不小的財富了。

採訪

朱雲先是拿這錢還了家中的債務,然後又買了些電器,改善家裡的生活條件,朱家人也很開心。

但是此時的朱雲並不知道,一個針對于自己的陰謀剛剛落下帷幕,一直到2011年6月,朱雲突然聽說了一件事。

因為朱雲本來就喜歡看一些鑒寶節目,所以平時對于古物拍賣的事情也所關注,這一天朱雲突然聽說。

北京保利公司的拍賣會上,拍出了一幅價達七千八百萬元的天價藏品,如果算上傭金,那麼最終的成交價在八千七百三十六萬!

如此的天價藏品頓時引起了朱雲的關注,在朱雲的了解下,得知拍出如此天價的藏品竟是一幅古畫!

這幅古畫名叫《嵩陽漢柏圖》,是滿清王朝乾隆皇帝的真跡,上面還印有乾隆皇帝的印章。

但是隨著朱雲繼續了解下去,朱雲發現這幅拍出天價的古畫《嵩陽漢柏圖》,和自己兩年前賣出去的家傳寶很像!

採訪

這就引起了朱雲心裡極大地好奇,于是就立刻上網進行了詳查,另一方面還弄清了這幅拍品之所以被送來拍賣的原因。

上面說是一個專家所賣,而那個專家名叫劉岩!這下子朱雲就立刻確定,這就是自家前兩年以十七萬「高價」賣出的藏品!

這立刻讓朱雲感到萬分的惱火,那名名叫劉岩的專家竟然欺騙了自己,現在朱雲仔細想想, 難怪當初劉岩會如此好心,又是給自己介紹買家,又是幫自己提價的。

原來這一切都是陰謀啊,朱雲現在感到十分的後悔,聽信了專家的片面之詞,所以朱雲在後悔之後,就決定通過法律途經維護自身的權益。

2012年,朱雲正式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劉岩以及當初的買家程功,欺詐罪,要求對方賠償自己的損失八千七百三十六萬!

這個案件一經提起,就立刻引起了社會媒體的關注,所以很多人連忙趕過來詢問,這件事具體的緣由。

在朱雲的回應下,媒體也把這件事廣發傳播,一時間專家詐騙騙錢的事情,很快就被擴散開來。

劉岩

不過在法院開庭審理的那天,劉岩堅決不承認自己是詐騙,劉岩聲稱,這件事情全部的過程,自己都沒有參與,只是作為一個介紹人罷了。

哪怕是最終談價簽署合同的階段,自己也沒有插過手,所以自己堅決不認詐騙罪,堅決不會賠償。

而朱雲的說法則是,劉岩不僅全程參與,還主動幫自己談價,是他和程功合夥騙了自家祖傳的古畫!

針對于這種局面,法院在經過審理後,做出判決因為證據不足,認定這屬于刑偵案件,所以打回去,交由當地公安調查後,再進行審理。

可是當地公安在接到法院的判決後,認為這並不是經濟案件,所以宣佈立案緣由不成立,不予立案,更別說什麼調查了。

雖然在此期間,朱雲還找到證據證實,這個劉岩的身份其實是假的,真的劉岩根本就沒來過這裡,但依舊沒有用。

劉岩

而朱雲的家傳古畫,被人以十七萬的價格買入,八千多萬價格賣出,是最為典型的古玩界內的「撿漏」,也就是「低買高賣」。

這件事擴散後,也引起很多民間收藏家對專家的信任危機,也直接反映出當今古玩界的些許不良現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