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基兒媳」徐子淇:「藉風水入豪門」,33歲生4胎,公公花3.7億給我買飛機

如今談到徐子淇的時候,外界會在她的名字前加上「李」姓。

雖說21世紀已經不興封建餘孽那一套了,但如果她被喊做李徐氏,估計外界也覺得毫無違和感。

畢竟,夫家的背景家世在明面上擺著。

何況,彭雪芳對于女兒的成長,不對,更確切一點來說應該是經營,一路走來本就一直是在看菜下碟嘛。

39年前,彭雪芳懷孕那年,其主要的日常就是求神問卜。

丈夫是一名執業會計師,有著穩定而不錯的收入。

香港的寶林禪寺以及其他寺院,沒少留下彭雪芳的身影。

眼看肚子一天天隆起來,那時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祈求胎兒和自己平安。

某日,她剛在某處廟宇做完佛事。

當行之際,遇一老者在遠處觀其良久。

老者徐徐而至,看而不語。

她見對方樣貌不俗,心說對方是從自己身上看出些什麼了?

良久,那人還是無話,她不禁上前微微問道:「先生可看出什麼了?」

老者沉吟良久隨即說道:「夫人此胎,有隆盛之兆。」

「先生此言當真?」她疾步向前,恨不得抓住其手問道。

老者不急,後退幾許,詢問她產期何時。

彭雪芳稍一思忖,說出大概的日子。

聽及此話,老者接連歎息:「奈何月格沖冒,恰似天命當此。」

眼看老者的態度又發生了轉變,她急忙詢問,是不是有改命之說,可有解法?

老者看看眼前這位穿著打扮不俗的女人,什麼都沒有說,就要轉身離開。

她在身後急了,上前欲伸手扯拽,又覺得不妥。

便繞行至老者側旁,求破解之法。

老者依舊不語,徐徐遠行。

眼看無法,她不再徒勞,站在一旁看他漸行漸遠。

就要離開的時候,遠行的老者忽然轉身說:「月逢辛亥,歲在丙辰,就看夫人能否抓住了。」

她聽後大喜,急急地回去,翻查黃曆,看到老者說的日子是當年的十一月底。

1982年11月29日,彭雪芳當真產下一女。

只是,她不是順產,而是剖腹產的。

以上,乃是徐子淇長大嫁入豪門後,萬千流傳其命好版本的其中一個。

有人確實相信彭雪芳聽從老者的話,通過控制孩子的出生,把女兒的命運改變了。

也有人大笑這根本就是信口雌黃,吹水說故不打草稿。

還有人證實,徐子淇出生當日,日值歲破,大事不宜。

所以,改命出生一說在很多人眼裡就是胡扯。

只不過當年在彭雪芳眼裡,女兒的出生,就是她和丈夫為其營造良好成長的開端。

當時,丈夫收入穩定,除了剛出生的徐子淇,還有她的一個姐姐,全家四口在香港生活得可謂衣食無憂。

只不過這片彈丸之地,寸土寸金,彭雪芳一直期望著能換一所大點的房子,無奈每次和丈夫算一下家底,就沒了任何底氣。

香港的樓市和房價堪比天宮,全香港也只有頂尖的那幾家,能夠隨意置辦產業。

其他的香港人,哪怕你年入超過百萬,想要生活得隨心所欲,也是辦不到的。

眼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彭雪芳的內心仍舊在想著老者之前的那番話。

「我們去澳洲吧。」一天她跟丈夫再次說起此事。

彭雪芳想清楚了,與其擠在香港,不如去澳大利亞買下一棟大房子,再說產權還是永久的。

最重要的是,女兒一天天長大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香港很多中產階層的孩子一樣,雖然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因為逼仄的環境,而把性格養成了算計和小家子氣。

彭雪芳很清楚,什麼樣的環境,就會塑造和形成什麼樣的人格。

只是丈夫心中還是有些不舍。

畢竟,此時的丈夫工作和收入都很穩定,突然去一個陌生的國度重新開始,無論是語言上,還是工作、生活和文化習俗上,他和妻子都得重新適應。

只是此時的妻子已經下定了決心,她面對丈夫的諸多顧慮只有一句話。

「為了孩子。」

就這樣,一說是在徐子淇三歲,一說是在五歲,這個年幼的孩子,跟著父母登上了飛往澳大利亞的飛機。

或許從那個時候開始,徐子淇就成了母親眼裡的一件「奇貨」。

全家在澳洲的悉尼落腳,不但有了大房子,也有了全新的生活。

徐子淇還是一張白紙,無論是語言還是習性,在新環境裡學習得很快。

尤其是他們的家,位于城裡的中產階層社區。

周圍環境適宜,出入往來的聚會中也無「白丁」。

母親不但把女兒送到優質的學校學習必備的禮儀,在家裡的時候,甚至一些動手的家務也不讓她去碰。

她要逐漸塑造女兒身上的高貴典雅的小公主氣息。

而事實也不負她的期待,由于女兒自幼就很漂亮,加上母親營造出來的環境,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家庭聚會,只要是在孩子中間,她絕對是那個被圍在最中間的那個人。

自信,隨著徐子淇的年齡增長,也一點點變得異常厚實。

在澳洲生活了將近十年後,彭雪芳又想帶著女兒回港。

此時的徐子淇,無論是在氣質還是日常的禮節上,都要比身邊普通的孩子高出不少檔次。

剛回到香港,彭雪芳就把女兒送入了一所傳統的英式國際學校——南島中學。

在學校,從語言到課程再到日常習慣,完全是按照英式學校的方式來培養教育。

徐子淇在澳洲生活了這麼多年,無論是英語的水準,還是日常學習和禮節方面,都要遠高于同學。

彭雪芳高興地發現,自己多年來對女兒的投入和付出,就要顯現出初步的回報了。

回到香港的第二年,在一次學校的活動中,設計師尹泰尉突然發現了這個14歲的姑娘。

她不但長相甜美,而且舉手投足間,都飄散著優雅迷人的氣質。

尹泰尉是香港知名的時裝設計師,一個人的氣質身材如何,一眼就能看出來。

在尹泰尉眼裡,徐子淇這個小姑娘,就是行走的衣架子。

那時,尹泰尉正在舉行一些常規的時裝表演,他邀請徐子淇做自己的時裝模特,也算是初步的篩選。

在當時的活動,徐子淇不負眾望,她的表現激起了更大的漣漪。

不久,Elite公司來到了徐子淇的家裡。

當彭雪芳得知女兒被模特公司相中後,她激動的心情可謂溢于言表。

就這樣,十幾歲的徐子淇,一邊繼續著學業,一邊從事著模特工作。

女兒大了,和外面的接觸也日漸增多,母親也經常向她直言,模特只是兼職,把主要的心思放在學習上,不可胡來。

其實,彭雪芳更擔心的事情,是漸漸進入青春期的女兒經不住誘惑,早早陷入愛情的泥淖。

在她的心裡,自己辛苦培養大的女兒,可不是什麼小子都能染指的。

徐子淇在那段日子裡也確實不負母親所望,學習成績一直很不錯。

到了大學聯考季,徐子淇心中的目標大學,更是美國的斯坦福大學。

18歲那年,徐子淇參加了本地的會考。

成績出來後,徐子淇的總分是2A和1B,看起來很不錯,但是斯坦福的夢想實現不了了。

因為要就讀斯坦福的話,各科的成績必須都得是在A以上才行。

雖然上不了斯坦福,但國內外其他的名牌大學,也是能隨便挑選的。

這時候的徐子淇,因為做了幾年的模特,已經有「小富婆」的稱號了。

但此時的她生活中顯得很節儉,就連最想買的一套音響器材,也是遲遲未買。

身邊人都問她,你又不是沒錢,為何這般節省?

她表示以後要是出國讀書,估計每年的費用都要三四十萬,所以,她得給自己未來的學業儲備資金。

18歲這一年,除了即將進入大學之外,她還被導演陳嘉上相中了。

導演邀請她參演電影《誤人子弟》。

而正是這次踏入影視圈,開啟了她第一段分分合合的愛情。

她結識了演員洪天明,後者可是影視圈內大名鼎鼎的洪金寶的兒子。

正值青春期,荷爾蒙蓄積著,年輕人根本阻擋不住對彼此的好感。

加上兩個人都是公眾人物,很快香港各大媒體的花邊新聞中,就有了徐子淇和洪天明親吻和擁抱的照片。

有一天,當彭雪芳看到報導之後,鼻子都氣歪了。

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母親急忙把女兒「召回」,然後把刊登有她緋聞的報紙摔在面前。

她希望女兒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面對母親的怒不可遏,徐子淇幾乎是第一次在母親面前表現得滿不在乎。

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承認確實和洪天明在戀愛。

彭雪芳聽後就一個態度,堅決不同意。

她辛辛苦苦將近二十年,眼看女兒成了白天鵝,怎麼能被一隻癩蛤蟆奪走。

母女倆爆發了衝突,彭雪芳的干涉,也讓她的第一段感情充滿了變數。

在母親眼裡,她從心底就看不上演藝圈的人。

雖然洪家的身價在香港也算中上,但根本算不上頂流。

她的女兒,應該有更好的未來。

所幸徐子淇後來就要前往英國讀書,母親覺得,只要拉開了距離,兩個頭腦發熱的年輕人,青澀無比的感情就會降溫。

當年,徐子淇報讀了倫敦大學學院的經濟學專業。

能夠就讀于英國最古老的大學,女兒踏入豪門,就是一步之遙了。

一切正如彭雪芳所料,兩個人分開後,這段感情也左右搖擺不定。

兩年之後的暑假,徐子淇和洪天明終于承認,他們分手了。

就在和洪天明分手後,據說徐子淇還跟一個外國人產生了戀情。

不知出于何故,彭雪芳居然同意了女兒和對方的交往。

只不過這段感情雖然沒有外力的干涉,但僅僅維持一年又宣告終結了。

讓彭雪芳高興的是,在英國的女兒,很快就和同樣在英國讀書的霍啟山相遇了。

霍啟山的父親可是霍震霆,爺爺更是霍英東。

如果女兒能夠和霍啟山最終走到一起,估計彭雪芳半夜做夢都能笑醒。

只不過兩個年輕人只是相互間曖昧,卻從未承認過是男女朋友。

霍啟山在接受採訪時大方表示,兩個人是在英國讀書的時候認識。

和霍啟山的緋聞還未徹底終結,她很快就在2004年的夏天,和李家誠又傳出了緋聞。

作為千億身家的李兆基的小兒子,雖然年齡比女兒大11歲,但是彭雪芳還是滿意的。

就在徐子淇和李家誠的戀情曝光期間,彭雪芳又一次根據高人的指點,把自家的祖墳都遷了。

這是諸多改命版本中的另一個說法,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希望促成這段姻緣。

因為老派人的李兆基,非常迷信這些東西。

他大兒子李家傑,當年看上個姑娘,就因為李兆基覺得兩個人八字不合,把他們拆散了。

所以對于這一點,徐子淇的父母在事前可謂做足了功課。

不但把墳遷了,據說連女兒的生辰八字也精心包裝了一番。

這段感情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中間也沒有什麼大的波折。

雖然在2005年,媒體傳出過兩個人分手,但之後被徐子淇公開否認了。

一年之後,彭雪芳終于看到了女兒成為了李兆基的兒媳婦。

為了讓兒媳婦高興,婚禮特意選在了她童年生活的城市悉尼。

光是往返香港和悉尼之間接送客人的私人包機,花費就高達千萬。

2006年底,整個婚禮場面和花銷高達7億。

公公還花3.74億港幣買了架私人飛機,就是為了讓兩人可以環遊世界度蜜月。

結婚之後,徐子淇也遵從約定,徹底退出娛樂圈。

她在家相夫教子,過起了豪門闊太的生活。

第二年,生下了大女兒,兩年後二女兒又出生。

不過在丈夫和公公看來,要生下男娃才算合格的兒媳。

于是又過了兩年,徐子淇終于生下了第一個兒子。

孫子出生,爺爺大手一揮,光是給公司員工派發紅包就高達一千五百萬。

四年之後,徐子淇又生下了第二個兒子。

結婚9年,徐子淇的主要任務就是生孩子和養孩子。

知情人說:「李兆基喜歡孩子,鼓勵再生,而且重重有賞。

而徐子淇也表示,當然還想再生,繼續幫李家開枝散葉。

至于徐子淇的父母,當初李家拿出的彩禮,就高達億元以上。

徐子淇的母親,也算是得償所願了。

為了讓女兒嫁入豪門,彭雪芳和丈夫多年來在女兒身上的投入,也達到了幾百萬。

美女嫁富豪,故事很俗套。

驚羨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各種徐家命好、祖墳風水好的傳聞亦有之。

對大多數人而言,頂流在高牆內的生活雖然看不到,但他們的生活以及其他,永遠是茶餘飯後的「甜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