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一村民翻蓋雞舍,挖出一石碑,考古隊激動:等了十幾年

當下人們看到的文物大都是從古墓中挖掘出來的,而對于考古工作者來說,若不是確定文物有受損風險或者被盜等,是絕對不會主動挖掘的。若是遇上特殊的情況,不能立即展開挖掘工作,同時文物也不會有受損的風險,他們也可以一直等待下去,哪怕是十幾年的時間。

2008年浙江省嘉興市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接到了一個神秘的來電,電話裡面的人告知他們,可以派工作人員過來挖掘寶貝了,而聽聞這個消息的考古隊十分激動,他們等這一天已經十幾年了。

考古隊等待十幾年

打電話給博物館的人是一家雞舍的主人,他們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浙江嘉興市王江涇新橋村的顧店橋旁。2008年的時候,考慮到自己家的雞舍需要重新翻新一遍,那麼埋在下面的石碑就可以挖出來了,于是此人便向嘉興市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撥打了一個電話。

得知這個消息,考古隊十分激動,原因就是他們終于可以挖掘出埋在雞舍下面的石碑了。

等了十幾年的光景,居然不是為了一座大墓而是為了一個石碑?這到底是怎麼樣的石碑,讓考古隊如此重視及尊重,寧願等待這麼久?

這塊石碑並不是普通的石碑,而是一塊墓碑,它就是《兩廣總督陶勤肅公墓誌銘》。隨著雞舍的拆除,這塊墓碑也終于重見天日了。

墓碑的主人是清末的官員陶模,在他為官期間政績十分亮眼,在嘉興一帶很有名氣,當地的博物館也收藏著他的一截墓碑。對于博物館的人來說,雖然這並不是皇室成員,不會給考古挖掘到許多精美的隨zang品,但是陶模是清代當地官職最高的人,他的石碑對于研究當地的人文風情來說,是極大的助力,也是不可替代的價值。

雖然陶模的墓碑在這戶人家的雞舍下,可是這戶祖輩在此地生活了百年的人家並不是陶模的後輩。

既然不是親人後代,為何陶模的墓碑會出現在此?

雞舍的主人錢新觀已經年過花甲,一百多年前他的祖輩曾是陶模家工作的佃戶。當時,他家附近的大片田地都是陶模家的,而自己的先輩為了幹活方便,便將房子修在了陶模家的地旁邊。在陶模離開之後,與夫人一起埋在了錢家當時租種的田中央。

百年時光,當初的一切早已發生巨變。當時石碑出土之際是矗立著的,距離墓地大概20米。不過錢新觀不識字,看不懂上面刻著的上千個文字。原本大家也沒有過于關注這塊碑,不曾想有一年刮颱風將它吹倒了,之後陶模的墓地也被人為挖開了。人們當時並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這一塊石碑,便就近掩埋了。

因為太大太沉重,埋的土也不算完全將其掩蓋,也因為于此,村民也不便將其挖出來,即使挖出來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最後就在上面蓋了一間雞舍,而博物館已經收藏的那一塊墓碑最初也是在錢新觀母親的雞舍下發現的。

雖然不是陶模的後輩,但因為先輩的緣分,錢家的後人與陶模的墓碑有著無法斬斷的羈絆。根據史料查證,陶模的墓碑一共有7塊,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打算將這些墓碑找齊,從90年代開始,1999年時找到了錢新觀家。

找到的時候,墓碑已經在錢家的雞舍下了。當時博物館也沒有著急,便對錢新觀說,等什麼時候家裡的雞舍翻新了,就打個電話過來,到時候再派工作人員過來挖掘。

這對于這些文物工作者來說,並不是沉默的煎熬,而是對于歷史的尊重。這一等,便從1999年到了2008年。

一代清官陶模

陶模,字子方,1835年出生在嘉興府秀水縣,于1902年離去。一生政績斐然,歷經同治、光緒兩朝,是一位名臣。

陶模在1868年(同治七年)考取進士之後,仕途一路生花,先後擔任了翰林院庶起士、甘肅文縣縣令。在光緒即位之後,陶模被調往了西北邊疆多個地區,仕途節節高升。作為一代清官,陶模愛民如子,深受西北人民的喜愛。在光緒十七年至光緒二十一年,更是被提拔到了新疆巡撫,成為了朝廷中的二品官員。

在清朝的名臣中,林則徐、李鴻章等都曾擔任過一個職位——兩廣總督。而陶模以為政績斐然,在光緒二十六年時被調往了廣州擔任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位高權重。

雖然是不為人熟知的名臣,但是陶模的一生確實是無比輝煌。早在秦州擔任治州的時候,大旱之年到來,糧食完全供應不上,饑民的數量高達十萬。為了救助災民,陶模當即撥出了公款,可是這也遠遠不夠。為此他將自己的家的積蓄還有自己的俸祿共計4萬兩,在災區設立了許多救助場所,施粥以及修建養濟院。

受過災的百姓恢復正常生活尚需時日,為了讓他們更快地度過災難,陶模還下令減免了稅收,增加了弱勢群體如婦女的撫恤。大旱說明了水的重要性,在救災的時候,陶模還在建設水利工程,增加植被覆蓋率等。

為此,他在當地深受尊敬,被尊稱為「陶公堤」。

陶模當時的上級是左宗棠,因為其出色的能力,左宗棠上奏則向皇帝誇讚他,順便請奏讓皇帝將陶模調去新疆緩解該地區的民族矛盾。

民族矛盾會導致大家的不團結,陶模上任之後,立即對當地的人文風情展開調查,認真仔細了解各個民族矛盾的原因,再採取一系列安撫政策,想辦法團結他們.

不僅如此,陶模在面對國家疆土這件事情上,也絲毫不退讓。在英和俄先後侵佔我國領土時,他果斷挺身而出先後與兩國進行交涉,最終迫使他們歸還了土地。即使位高權重,但他也沒有絲毫奢mi之風,始終為官清廉為人正直,在朝堂之上也敢于進言。

當時西方思想流入中國,陶模思想受到影響之後,發現一味的固步自封只會不斷退步,他甚至上書朝廷,派遣吳稚暉率領學生遠赴東洋留學,待學成歸來,更好的貢獻國家。

清朝作為中國最後的封建王朝,在清末之時,已經是強弩之末,政治腐敗。朝堂之上貪官拉幫結派,局勢瞬息間就會改變。

一般來說,在這種背景下,一心為國為民的好官會被誣陷,遭受各種不利局面。可是 陶模實在是個幸運兒,他的一生無比順遂,幾乎從未捲入過哪些黑暗的鬥爭。陶模的仕途一路順利,最後位及一品官員,深受重用不說,所到之處的百姓也都很尊敬愛戴他,一生政績卓越。甚至到了人生的末尾,還被調回了家鄉附近任職,圓滿度過此生。在他離開之後,他與夫人被安zang在了他的老家。

而當時陶模的墓穴也印證了他的清廉。他的墓穴被人打開之時,人們沒有發現任何的隨zang品,他穿著官服下土, 整個墓裡面最值錢的只有他夫人身上的鳳冠霞帔。作為一個朝廷一品大員的墓,即使簡樸,也不至于過于簡單,但像陶模這樣的,實屬罕見。

尋找後人

作為一代清官,受過陶模恩惠的人民從未遺忘他。處于遠方的西北邊疆地區,陶模貢獻了自己三十多年的時光,甘肅當地的官員專門為他作傳,蘭州迪化的百姓甚至為其建造了祠堂,從建成起,香火日日不斷。

這樣一個人,讓人們欽佩不已,記者們也想了解百年之後,陶模的後人都身處何方,于是便開啟了尋找之旅,最終在嘉興找到了陶模的曾孫,八十多歲高齡的陶誠益老先生。

陶誠益老先生在北京出生,在抗戰時期父母帶著他逃亡到了四川,最後回到了嘉興,之後一直在市圖書館古籍部工作,他的身體不算太好,平日裡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看報。他的祖父是陶模的二兒子,陶模一共有三個孩子,都是男孩。

因為顛沛流離,陶家墓地的大概地址陶誠益老先生也只是聽長輩說過,大概在江涇,更為具體的位置他還是通過地址才知曉的。陶誠益老先生的父親也是從事的文字工作,陶模的後人也喜歡讀書看報。

轉眼間時間又過去十幾年,記者們除了陶誠益老先生以外,再也沒能找到第二位陶模的後人。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人們猜測陶模的後人或許都已經不在人世了。然而2014年,陶誠益老先生也與世長辭,離開的時候將近90,也是高夀了。 直到2022年,人們依然沒有放棄對于陶模後人的尋找。

結語

時間匆匆,很多的事情總將被掩埋,找尋不到結果,而有些人卻永遠不會被遺忘,這些人留給後人的力量,是延綿不絕的,令人感動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