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主角的情敵都是反派,唯此人是正派,還成功奪走主角所愛

何為「主角」,自然就是一切的故事都圍繞他展開,世間的美好都與他環環相扣,在武俠故事中,具體會表現為主角總能輕而易舉的練成神功,總能擊敗大惡人,總能與心愛之人走到一起,無論在什麼武俠故事中,前兩點基本都是不會變的,但第三點其實是存在變數的。

在多數人看來,似乎金庸筆下的故事中,那些身為主角情敵的人往往都是反派人物,他們與主角作對,還妄想搶走主角的愛人,那最終自然只能是落得悲慘的結局了,但凡事都有例外,金庸筆下就有位主角被情敵搶走了愛人。

一、反派情敵

正如前文所說,金庸筆下的絕大多數「主角的情敵」都是反派。

(歐陽克劇照)

比如《射雕英雄傳》中的歐陽克,那男子風流倜儻,比郭靖不知帥氣多少倍,再加上油腔滑調,在現實中這類人其實是十分討女孩子喜歡的,然而黃蓉卻偏偏不愛他,再加上歐陽克為人的確是有些卑鄙,所以當他被壓斷雙腿,乃至後來被楊康殺死時,還有種大快人心之感。

又如《神雕俠侶》中的公孫止和甄志丙,公孫止是個老謀深算的狐狸,他做自己妻女所行之事人神共憤,而甄志丙則是趁小龍女被定身,對小龍女下毒手,可以說這二人後來被寫死也是眾望所歸。

(宋青書劇照)

還有《倚天屠龍記》中的宋青書,人送外號「玉面孟嘗」,可想而知他長得有多英俊,可那又如何?周芷若從來就不愛他,而他也一步步墮入黑暗,謀害自己的師叔,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最終被太師父打死。

仿佛只要是主角的情敵就必須是反派,主角才能名正言順地在這場「愛人爭奪戰」中勝出,其實這壓根就不是一場「公平」的較量。

所以金庸筆下便出現了一位另類的「主角」情敵,翻開《越女劍》,就知道那人是誰。

二、身為「反派」的主角

《越女劍》是金庸的短篇作品,相對于「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十四部作品而言,《越女劍》的名氣要小得多,而這也是一部不那麼「武俠」的作品,甚至其中的主角都算不上是正派。

(西施、范蠡劇照)

那越女阿青是個單純的少女,她在與那白猿嬉戲打鬧的過程中悟出了一套精妙的劍法,她卻不自知,而那越國大夫范蠡是看上了她的劍法,便主動接近她,想讓她將這套劍法傳給越國武士,助他們擊敗吳國。

在後來的接觸中,或許是范蠡太有魅力,或許是阿青情竇初開,阿青是愛上了范蠡,而范蠡卻始終只是把阿青當個小女孩看而已,兩人之間自然是有了誤會。

也正因為這樣的誤會,主角阿青逐漸淪為了「反派」,他先是為了保護范蠡而打傷了那與她亦師亦友的白公公。

原著道:「范蠡見到這般猛惡的情勢,急忙避讓,青影閃動,阿青已擋在他身前。白猿見一棒將刺到阿青,急忙收捧,阿青乘勢橫棒揮出,【啪☆啪】兩聲輕響,白猿的竹棒已掉在地下。白猿一聲長嘯,躍上樹梢,接連幾個縱躍,已竄出數十丈外,但聽得嘯聲淒厲,漸漸遠去。山谷間猿嘯回聲,良久不絕。」

阿青此舉說難聽點便是「欺師滅祖」了,為了一個外人,打傷了白公公,那白猿的嘯聲足以證明它心中有多失望。

三、沉魚之容

越國武士在偷看阿青舞劍的影子之後,已是達到「無敵于天下」的程度,可想而知數千名劍術高明的武士組成的軍隊有多強,于是他們便締造了「三千越甲可吞吳」的神跡,這裡要感歎一句,金庸將武俠和歷史融合得太妙了,而更妙的還在後面。

這部作品不僅重新詮釋了「三千越甲可吞吳」,還以武俠的視角來重新解讀了「西子捧心」這個典故。

當范蠡將西施從吳國救回來之後,阿青認為自己是被范蠡給耍了,她一廂情願地認為范蠡也是喜歡自己才接近自己,結果范蠡只是為了擊敗吳國救回西施,這讓阿青無法接受,氣急敗壞的阿青徹底黑化,前去刺殺西施。

然而阿青最終的結局是一敗塗地,面對西施那沉魚之容,她知道自己徹底敗了。

(范蠡、西施劇照)

原著道:「西施眼中閃出無比快樂的光芒,忽然之間,微微蹙起了眉頭,伸手捧著心口。阿青這一棒雖然沒戳中她,但棒端發出的勁氣已刺傷了她心口。兩千年來,人們都知道,‘西子捧心’是人間最美麗的形象。」

西施從來就不是什麼反派,而她也成了金庸筆下唯一一位成功奪走主角所愛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