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中生「被殘障父騎車接送」遭同學異樣眼光,「我以爸爸為榮」從不在乎,10多年後成就驚人:我要讓爸媽挺胸做人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願意等待,當懂得珍惜以後歸來,卻不知那份愛會不會還在......」

人生就像這句歌詞,永遠都沒有重來。過去的人,過去的事,最後成為了一道記憶,遺憾也好,無愧於心也好,一晃就過去了。你能夠珍惜的,只有現在的事情,未來的事情。

有一種痛,叫「子欲養而親不待」。曾經,父母在家鄉,自己在異鄉,總想著等一段時間,再好好孝順父母,但是等來等去,連孝順父母的機會都沒有了。樹欲靜而風不止,時間不會等你,父母也不會等你......

「他是我爸爸」,是老夫在建中聽過最美的聲音。

十多年前,7點左右,南海路上,建中的交通指揮隊各就各位。走路的、騎腳踏車的、父母開車的、搭公車的都蜂擁而至。南海路人山人海,全在趕路,一起差肩急急走入建國中學。

每天早上7點20分,一輛改良的三輪機車準時到建中門口。一個父親殘障,上半身挺得很直,沒有一絲愁容,送他的孩子上學。

如果你的父母「外表有點特別」,會不會怕別人看不起你?根據《商業週刊》報導,建中老師林明進分享親身經歷,他曾教過印象最深刻的學生,不僅成績頂尖,高中只讀了2年就畢業,更令人驚訝的是,他每天由父親接送上下學,面對外人側目的眼光,他一點都不在乎、反而以爸爸為傲!

當時,林明進是值班的導護老師,他看到一輛三輪機車停在校門口,一位行動不便的爸爸載著孩子上學,他抬頭挺胸,看樣子十分以兒子為榮,後來林明進觀察到,無論晴雨,那位爸爸總是準時早上7點20分抵達校門,而兒子下車之後,會目送爸爸離去,才轉身進入校門。

林明進認識那名學生,因為成績太好,幾乎不用跟同學們一起上課,常獨自在圖書館自修,「他很安靜,眼神卻露出不符合年紀的成熟。」學校日那天,家長們會到學校跟老師開會,瞭解孩子們的學習狀況,那位爸爸也來了,在兒子的攙扶下,慢慢走到四樓的教室,「老師,他是我爸爸。」孩子的語氣堅定,完全不因特殊的家庭狀況感到丟臉。

他說:

隔天,那名學生來找林明進,送給他5、6條手工細緻的方巾,開心地說:「這是爸媽親手縫製的方巾,送給老師和師母,媽媽說擦汗方便。」聊起他的家庭狀況才知道,他的父母都是中重度行動不便人士,所以他希望2年內畢業,「我急著要光耀門楣,我要去麻省理工讀博士!我是父母的希望!」

學生的一番話讓林明進十分感動,他不因為父母的狀況,而不敢讓別人知道,反而每天讓父親送他上學「爸爸曾說,如果我不希望他載,要跟他說,爸媽從小自卑、怕人羞辱,但他們是我父母,我要讓他們知道,這一生不虛此行。」

某天放學,林明進聽到校門口傳來一聲「碰!」緊接著,所有教官、學生一擁而上,一時場面混亂,那名學生奮力撥開人群,大聲地喊:「他是我爸爸,我來!」之後,林明進再也沒看過那位爸爸,那個學生改成走路上學,直到高二念完,他果真拿到畢業證書,還保送台大電機,大學畢業後,如願到麻省理工深造。

事隔多年,林明進仍常想起這名學生,有次教師節,他收到對方從美國矽穀寄來的賀卡,上面的內容讓他更驚訝:「爸爸、媽媽已經不用幫人做裁縫了,我已經在美國結婚…雖然我是孤兒院領養的,他們還是我最愛的爸爸、媽媽…」

以上圖片均取自林明進臉書

十幾年過去。到現在都會不經意看一下他父親停車的固定位置。以及想像他父親被車撞成重傷的情景。

幾年前教師節前夕,他從美國矽穀寄給我一張賀卡。他說:爸爸媽媽已經不用幫人做裁縫了。他已經在美國結婚了。

令我驚訝的是,他還說:雖然我是孤兒院領養的,他是我最愛的爸爸媽媽…。

教師節又快到了。很期待他的賀卡。這樣老夫耳邊又會隱約響起─「他是我爸爸…」

一個陪著殘障爸爸坐三輪拼裝車上學的建中才子。

一個最喜歡說:「他是我爸爸!」的麻省理工博士。

沒想到這位學生居然是養子...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我們無法選擇,但未來要過什麼樣的日子,是可以靠著雙手打拼出來的!

孝順父母,真的不需要等待。城裡的房子不大,但擠一擠,還可以容得下父母;你賺的錢不多,但是省著點花,也能夠養家;你的工作很忙,但再忙,都可以抽出時間,給父母打個電話;你工作的地方和父母的家很遠,但你依舊可以常回家看看......

父母在,你永遠都是「寶貝孩子」,父母不在了,你就變成了「孤兒」。別等了,從現在開始,好好愛父母,讓人生少一些遺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