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比為何成功?親姐妹加老媽,如果你是劉鑾雄,你也會選她

得了什麼,失了什麼,可有認真算過;

何必呢,何必呢,可知一切他朝都會身外過。

得的多,還失的多,升到高的終于都會跌墮…

—— 徐小鳳 大亨

徐小鳳的《大亨》,是富豪劉鑾雄最喜歡的一首歌。

他經常無意識地哼哼,仔細聽——

他哼的就是這首歌。

2022年福布斯中國香港富豪榜上半年榜單出爐,李嘉誠依舊穩居榜首,「大劉」劉鑾雄在私有化失敗,恒大債務纏身的情況下,身家不降反升,由第8擠入第6。

有意思的是,「華人置業」八月發布的財報,整體盈利僅僅13.7億港元(人民幣11.81億)就打敗了那麼多富豪。

只能說多謝同行襯托。

在這個低迷的市道華置還能有這個成績,總裁甘比陳凱韻功不可沒。

甘比最近亮相是一個公益活動,她講述家中環保小措施:

「大女兒會為家居垃圾進行分類,仔仔出入會記得熄燈,大女兒還會反過來教爸爸,復印時要雙面影印,出門吃飯都要帶食物盒。」

一想到昔日叱咤風云的「股市狙擊手」劉鑾雄,今天成了出門要備十幾二十條白毛巾,在家復印要記得雙面使用,去吃個飯還要帶便當盒的老人家。

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換腎后劉鑾雄因為擔心別人沒洗手造成他感染病毒,所以大量使用消毒毛巾

倒是甘比,這兩年她氣質越發篤定,整個人臉上籠罩著一層自信的光,五官也變得和諧,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甘比和劉鑾雄最近一次出街被拍到,是個下雨天。

甘比走到餐廳門口身手敏捷馬上上了車。

而劉鑾雄由三個保鏢攙扶著,顫巍巍跟在后面,一身皺巴巴的布衣,扶著保鏢臂膀上墊著的白毛巾艱難地爬進保姆車。

評論區大感慨:

「沒結婚之前,甘比都要扶著他走的,現在都不掩飾做小伏低了嗎?」

很多人認為甘比陳凱韻能有今天,都是靠她能忍耐,身段低,為人低調,把照顧大劉當一份工來打。

真的這麼簡單護工也能做到啊。

甘比最近一次在華置的新聞,是她親自出現招聘暑期工。

總裁下場招暑期工這個操作,是真的罕見。

港人說這是甘比「貼地」(接地氣),小編卻要說,這怕是因為甘比能做的也就是這些事了。

一個學歷為高中畢業,能力有限的前娛記,能掌控華置這樣的大型企業不掉鏈子,她靠什麼?

一個容貌有限,身材也不突出的女人,能打敗娛樂圈無數的鶯鶯燕燕,成為劉鑾雄最后的選擇,她又憑什麼?

我們經常分析甘比這個人,卻忽略了她背后的這些人,她們16年來兢兢業業,以一種常人無法想象的毅力穩定運作,從不失控更不引人注意。

今天就來講講甘比和她的團隊:

她親生媽媽,姐姐和妹妹,看看這幾個女人是如何各司其職,將原屬于劉鑾雄的華置改姓陳。

甘比最常被提起的是她的父親陳遂明。

陳遂明做過運輸工人,管理過麻將館和酒樓,女兒嫁入豪門后,他依舊住在一個破破爛爛的出租屋里,生活困頓,想抽煙都湊不夠錢。

甘比沒有管過他,原因有二。

首先,陳遂明曾經失業酗酒時,家暴妻女是家常便飯,其次,他和甘比的媽媽早就失婚了,孩子們都跟著媽媽。

看得出來,甘比是個很有決斷的人。

甘比三姐妹,她是老二,大名叫陳凱韻,姐姐叫陳詩韻,妹妹叫陳諾韻。

姐姐陳詩韻學習好,甘比頭腦靈活,妹妹很乖很聽話。

1988年,母親帶著三姐妹改嫁,從一個貧困戶搬到另一個貧困戶。

三姐妹幾乎沒想過要讀大學,中學畢業就各自找工作貼補家用,甘比進了《Apple Daily》做娛記。

2001年,劉鑾雄公開他和呂麗君的戀情。

甘比作為娛記去跟拍他,兩人認識。

2002年,劉鑾雄以四倍薪資邀請甘比去華人置業工作。

同年,甘比和當時的男友分手。

2003年,甘比就用個人名義,以200萬的價格買下了將軍澳一個單位。

2008年,甘比生下頭胎女兒,劉鑾雄沒有出現。

甘比產后出院,搬進了帝景園。

這些都是明面上的新聞,在新聞沒有報道的地方呢?

2002年,甘比出資讓學習最好的姐姐陳詩韻出國留學,獲得了美國管理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學位。

畢業后馬上進入華置工作。

2008年,甘比生女時,姐姐陳詩韻已經升為華人置業高層,負責「雙妹嘜」產品。

甘比的妹妹陳諾韻,也在這一年手持倫敦布魯內爾大學商業及管理學位,以及倫敦政經科學學院(LSE)傳意、信息及社會心理學碩士學位回國。

倒退一下時間線,再看看陳諾韻這個專業的選擇,說是為了華置的職位量身定制也不過分。

落地香港,陳諾韻馬不停蹄直接開始在華人置業的工作。

進入上流社會的敲門磚,姐妹三人已經緊緊握在手中。

這和甘比的全盤計劃肯定是分不開,但也要有家人的緊密配合,互相之間的極致信任。

彼時,劉鑾雄正是如日中天,中氣十足,在電動扶梯看對面人不順眼都要吵一架。

如果沒點真本事,陳詩韻和陳諾韻怎麼可能站得穩!

甘比的媽媽是這個團隊的重要環節。

她低調到全網查不出她的名字。

甘比生下孩子后,一直由她負責照顧,打理家中大小事務。

劉鑾雄一直都有配司機給甘比的媽媽使用,她總是和氣地對待下人,自己的打扮特別低調,甘比媽媽年紀并不大,可她樸實到過分,和滿街的阿姨一樣,絕不引人注意。

2012年,甘比生二胎兒子時,劉鑾雄還是沒有在醫院出現,記者拍到他和呂麗君帶著女兒劉秀盈去福臨門吃飯了。

在醫院里嚴陣以待,跑上跑下的是甘比姐妹和媽媽。

她們甚至還要帶著大寶來醫院,這家人站在醫院里平實到你根本不會知道面前這幾個女人有多深厚的背景。

這一年,陳詩韻已經在華置做到執行董事,并進一步參與地產業務,處理銷售與租賃合同。

要知道這幾年華置的核心盈利就是租賃了,陳詩韻已經接近利益中心。

可你看她們姐妹的打扮,和中環任何一個白領沒有區別。

2015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這年,劉鑾雄母親病重去世。

她生病時,呂麗君根本連醫院都不去,是甘比貼身照顧,衣不解帶。

在職場上,劉鑾雄長子劉鳴煒卸任集團行政總裁,陳詩韻接任。

她出席集團公開活動,向傳媒講解集團樓盤銷售戰略,頭頭是道,完全勝任。

最關鍵, 陳詩韻年薪僅僅88萬,劉鳴煒同期年薪1400萬。

華置另一個重要的職位是劉鑾雄與呂麗君分手后造成空缺的執行董事,這個職位由甘比妹妹陳諾韻接手。

呂麗君在任時從不上班,更不要說做實質性工作,但她拿走的年薪恐怕算不清。

陳諾韻呢,一個月3萬塊,和香港普通的工薪階層領一樣的工資。

這三姐妹完全就是扭成一根繩,三個人一條心,低調務實到極致。

再看看甘比的媽媽,甘比剛剛和劉鑾雄在一起時,她明明還是普通香港師奶的打扮,并沒有那麼土。

可隨著甘比一步步上位,甘比媽媽反而越來越土。

窮人乍富,突然有了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你捫心自問,要你完全按照以前的標準生活,你做得到嗎?

她們做到了。

2015年,劉鑾雄的腎病已經很嚴重,他每年花費3億維持洗腎,在香港等待器官需要51個月。

大劉選擇了去英國換腎。

英國進行器官移植有一個硬性規定:

合法腎臟捐贈者與病人的關系,必須為合法夫妻或有血緣關系,如父母、兄弟姊妹或子女,嚴格來說,夫妻更必須注冊結婚三年以上始能捐贈器官。

若使用尸體器官必須證實是腦死亡后才能捐出;

若在生時捐贈器官,則必須為直系親屬、有血緣關系或者是配偶,始算作為近親捐贈,如此嚴格是為了要杜絕器官買賣。

所以劉鑾雄用的一定是親人的腎,坊間傳聞這顆腎來自甘比的母親。

大劉在2016年初做了換腎手術,同年他宣布和甘比陳凱韻正式結婚。

婚后有個微妙的變化,甘比的母親成為了全家福的C位。

甘比現在身家700億。

她持有的物業數不勝數,愛馬仕這種小玩意她有幾百個,珠寶鉆石價值連城。

她的成功固然和她自己的隱忍識數分不開,但更和她全家的努力分不開。

這四個女人實在太清醒了。

讓你去讀個學位你就能按時讀回來,讓你工作你恪守職責,讓你割一顆腎,你二話不說…

她們太明白這個家庭能有今天的一切是靠什麼,所以她們時刻警醒,絕對不能出錯。

一個人做到這樣不難,一家人都做得到,太難了!

從2002年到2022年,整整二十年。

這家人沒有誰酗酒,飆車,混夜店,亂搞對象,胡亂創業,甚至奢侈品都不多買一件。

這麼有錢卻這麼節制。

姐姐妹妹努力學習和工作,媽媽和甘比盡力安排好一切,以劉鑾雄的需求為出發點。

她們太聰明,太上進,太團結。

劉鑾雄生病時,甘比一定親自陪護。

劉鑾雄病重時住的那個病房不允許家人陪床,甘比不走,硬生生坐了三天三夜,守在他身邊。

情場浪蕩了一輩子的老男人感動的未語淚先流。

他把一切給甘比,給這家人他心甘情愿。

就像《大亨》里唱的:

「得什麼失什麼,何必呢,他朝一切身外過…」

在鬼門關前數次徘徊的劉鑾雄,已經太清楚錢財不過身外物,而好女人一生難求。

他不僅僅得了一個好女人,還得了她忠心耿耿的全家,值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