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一男子繼承2億遺產,取錢時只剩2萬塊,銀行:就這麼多

對于許多人來說,銀行是存錢最安全的地方,把錢放到銀行裡,到時候拿上存摺或者銀行卡,把自己的密碼輸入進機器裡,自己的錢自然就可以拿出來了。到了如今,銀行甚至開發了無卡取錢的方式,取錢手段更加方便。

2002年,就有一個男子,想要從銀行取出來錢。這一套在我們看來十分簡單的取錢流程,卻折磨他到現在,整整二十年,他一分錢都沒有取出來。

他所取的錢並非是自己的,而是家裡親戚去世之後,他該繼承的遺產。這筆遺產十分龐大,整整3000萬美金,折合成人民幣,有將近兩億元。

但是這3000萬美金,在男子取錢的時候,卻變成了3000元美金。折合成人民幣,可是從兩億元變成了兩萬塊。

少了一萬字,看似差之毫釐,實則卻差之千里,錢究竟到了哪裡去?真的有這筆錢嗎?為何男子一直到如今一份錢都取不出來呢?

一、至親至愛的伯父王賢能

取錢的男子姓葉,名為葉和全,是福州市港頭鎮葉家的人,他和幾個兄弟姐妹都是這筆遺產的繼承人,而這筆遺產屬于他們的伯父王賢能。

這筆遺產的源頭還要追溯到1987年,在那個時候葉家的幾個兄弟姐妹還在福建農村生活,他們居住在港頭鎮玉塘村,一家人過著平靜的生活。

但是這一年2月,一個噩耗傳來,他們的伯父王賢能去世了。

印尼

伯父名為王賢能,本名葉木蓮,在1933年,他就和爺爺一起遠離家鄉去了外國,在印尼生活。

到了印尼之後,葉木蓮改名換姓,跟隨曾祖母姓王,取名為王賢能。因此,雖然是葉和全的伯父,但是他和葉家人的姓氏卻不同。

1948年,自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王賢能想要開創自己的事業。他選擇在印尼從商創業,並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商店。

他的商業頭腦很好,能夠很快發掘到商機,為人也和善,因此生意越做越大。

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王賢能把生意發展到了汽車配件和五金批發領域。在當時,這是一個極其大膽的想法,好在他成功了。

伴隨著商業上的巨大發展,王賢能在印尼當地也有了一定的名氣,當地華僑基本都知道王賢能這個人,有的時候也會找到他尋求幫助。

對于自己的同胞,王賢能從來都沒有拒絕過,他人品很好、說到做到,因此也備受尊敬。

在葉家人眼裡,王賢能不僅僅是一個有錢的伯父、令人尊敬的家族成員,更是一個有情有義、對家族人極其關愛的親人。

在上世紀中期,印尼對華人的態度十分不好。印尼境內的華僑基本都遭受過排斥,那陣子的排華風氣,導致王賢能沒有辦法娶妻生子。

年輕時候錯過了,到後來,他也沒有時間去想成家的事情,因此王賢能一直沒有妻子和後代。他把親情都放在國內的親人身上,對遠在玉塘村的幾個侄子侄女也視若己出。

在王賢能事業有成後,他總是會接濟國內的親人,時不時地寄錢、寄東西回來。

1977年,葉家就收到了王賢能寄來的四萬元,靠著這邊錢,葉家蓋起了大房子,這在當地算得上是頭一份,也是出盡了風頭。

雖然相隔很遠,大家也在不同的國家,但是這份親情卻從來都沒有因為距離而變淡。王賢能一直和葉家書信往來,互通音信,彼此幫助。

1983年,王賢能第一次回國,直接來到玉塘村見到了自己的家人。思鄉情切,他在見到自己家鄉、自己家人的時候,一度落下淚來。

那個時候,國內的電視機還是稀罕物,彩色電視機更別提了

王賢能此次回家給葉家帶來了一台彩色電視機,讓葉家成為村裡第一個擁有彩電的家庭。一家人每一次看著電視,都會想到伯父,想到他對家裡的幫助和愛。

那一次回來,王賢能也告訴家裡,想要把自己的事業轉到國內,然後徹底回國。

這是一件大好事,這樣的決定,也是讓葉家所有人都團聚在一起。

而且王賢能還想要用自己的企業來培養家族的後代,好讓葉家能夠長長久久地興盛、富達。

這一年距離王賢能幼時離開,已經過去了五十年。那時候小小的,還很稚嫩的小男孩,如今也成長為可以承擔起葉家重擔的頂樑柱,只是他的頭髮已經花白了,年齡也不小了。

為了今後的財產能夠順利轉移,王賢能把自己的兩千萬美金存進了福州市的一家銀行裡。

第二年,他又再次回國,在同一家銀行又存了1000萬美金。

這兩次加一次,王賢能一共存了3000萬美金。

在這之後,王賢能就回到印尼處理自己的生意,做好生意轉移的一些準備。葉家兄弟姐妹也等待下一次伯父回家,因為他們知道,伯父再回來的時候,就是伯父徹底回歸的時候。

但是,沒想到,他們沒能夠等到家人團聚,而是等來了伯父去世的噩耗。

1987年,王賢能因病在印尼去世。

二、三千萬變三千?兩億鉅款消失不見

在伯父去世之後,葉家人十分悲痛,伯父生前對他們十分關愛,這是令他們家族驕傲的一個人,也是讓他們兄弟姐妹十分尊敬的一個人。

王賢能去世之後,他無子無女,最親近的人也就是葉家人了。因此,葉家人也是他遺產的繼承人。

慢慢從悲痛之中走出來,葉家兄弟姐妹突然想到了伯父留在國內的那筆錢。在之前伯父存在了銀行三千萬美金,如今伯父去世,這筆錢也就成為了遺產被葉家人繼承。

葉和全前往銀行詢問情況,關于這筆存款是否還在,他們又能不能取走呢。

葉和全一提到伯父王賢能,銀行工作人員的第一反應就說這個名字很熟悉,在查找了一下之後,發現存款還在,沒有取走。

葉和全提出來,想要進一步查一下賬戶裡有多少錢。但是卻遭到了拒絕。

銀行當時說,葉家人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他們必須拿出來能夠證明自己是王賢能遺產繼承人的合法材料,否則,銀行不能提供查詢。

這確實是合理的。

雖然葉家幾個人知道自己是繼承人,但是沒有證據,又憑什麼讓銀行認定他們是呢。必須要拿出來公證的材料才可以。

可是拿出來證明材料說起來容易,放到王賢能和葉家人身上就變得十分困難。

像是王賢能這種情況,葉家人必須證明他們和王賢能之間的關係、證明王賢能無子無女無妻。但是王賢能是印尼華僑,很多材料必須前往印尼辦理。

而在那個時候,印尼和我國之間關係緊張。葉家人很難去印尼,在伯父去世之後,印尼也沒有能夠拜託的人。這份材料要怎麼辦理,也沒有人能夠知道。

因此,在證明材料缺失的情況下,葉家人也只能知道銀行裡存有王賢能的錢,但是他們取不出來。

在之後,葉和全和兄弟姐妹時常會去銀行打聽消息,銀行也總是說錢還在,讓他們趕緊拿材料。

1990年,印尼和我國關係發生轉變,葉家人也看到了轉機。

因為印尼外交關係的變化,葉家人可以前往印尼辦理材料,辦理手續。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他們能夠拿到證明的相關材料了,取出來錢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新的難題又出現了。

辦什麼材料、怎麼去印尼、找誰幫忙都不是小事情。無論是來回的資金、還是相關的流程,葉家都是束手無策。

這一拖又是十幾年。

2002年,葉和全才辦好簽證,正式啟程去印尼。在印尼,葉和全在別人的幫助下找到律師,幫忙辦理材料。

葉和全用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才辦好了包括伯父死亡證明在內的七份材料。

看似數量並不多,但是這些材料卻花費了將近十八萬元。不過葉和全那個時候也想好了,伯父存在銀行裡3000萬美金,將近兩億元,能夠取出來這筆錢的話,十八萬元也不算什麼。

而後,他又把國內的相關材料辦理好。

本來以為拿著材料,自己就是合法的繼承人,只要走流程取錢就可以了。但是這筆錢又出現了新的意外。

葉和全拿著所有的材料來到銀行,他證明自己就是繼承人,要求取出來伯父曾經存在銀行裡的三千萬美金。但是銀行卻告訴他們,沒有三千萬,只有三千元,就這麼多。

葉家人驚呆了,這怎麼可能呢,一定是銀行出錯了。他們不敢相信,一致要求查看當時王賢能存錢的存單原件。

若是只有三千美金,那可就是從兩億元變成兩萬元。他們還花上十幾萬去辦材料,那不是賠本賺吆喝嗎!

三、特殊的存款方式,不肯提供的存單原件

葉家人向銀行索要存款單這件事情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按照常理,存款的存單原件基本上都是在存款人手裡保存的。但是王賢能的這份存款卻十分特殊,他採用了一種特殊的存款方式。

王賢能是華僑,因此當時銀行也特意開設了一種面向華僑的存款方式,存單原件由銀行代為保管。也就是說,存單是只有銀行手上有的。

這種業務比較特殊、也十分罕見,因此許多人也不了解。

銀行既然已經給出了具體數額,那麼沒有存單的葉家人為什麼會這麼堅信,當時王賢能存了三千萬美金在銀行,而不是三千美金呢?

因為,葉和全曾經陪著伯父去存第一筆錢。當時23歲的葉和全和伯父王賢能前往銀行存錢,對于他來說,存錢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

王賢能的存款數額巨大,而且又是華僑,因此銀行還特意給他們走的貴賓通道。在辦理一年定期存款之後,工作人員還感慨道,兩千萬哎。

王賢能跟著一名工作人員到了裡面辦理,葉和全在外面等待,辦理好之後,伯父和工作人員還在諮詢其他事項。葉和全就看了一眼那張存單,具體數字十分清晰,整整兩千萬美金。

當時伯父還告訴葉和全,別說出去。

但是回家之後,葉和全沒憋住,把事情就跟家裡人都說了。

也正是因為葉和全親身經歷這件事情,他們一家人才會如此堅信,王賢能的賬戶裡絕對不止3000美元。

之後,葉家人也一直找到銀行,希望能夠將王賢能賬戶的數額弄清楚。但是銀行堅持,只有3000美金這麼多。若是葉家人不肯相信,那麼就只能走司法程式了。

走司法程式,銀行說起來簡單。葉家人卻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尷尬地步。

之前因為出具各種證明材料,葉家花費了大量的錢。現在如果還要起訴銀行,走司法程式,那麼高額的訴訟費就是最大的檻。

萬一敗訴了,葉家人也該怎麼生活呢。

無奈之下,葉家人商量先請律師,諮詢一下專業人士。

律師告訴葉家人,如果要主張取走3000萬美金的遺產,那麼他們將要承擔的訴訟費就是一筆高昂的費用。律師建議葉家人先主張取走500美金,同時借助司法程式讓銀行出具存單原件,弄清存款的具體數額。

葉家人認為這確實可行,並且也能夠把自己繼承人的身份,通過法律手段進行確定。

2010年,葉家人在律師的建議下走上司法程式,把銀行告上法院。

銀行也在法院的要求下,出具了兩張存款單影本,顯示王賢能分別在1983年8月18日和1984年9月3日存入了兩筆錢。

但是存款單顯示王賢能的存款數額是3123.75美元,而並非是3000萬美金。

法院一審判決銀行支付葉家人存款本金500美元。

判決結果並沒有得到葉家人的認同,銀行就是不肯拿出來屬于王賢能的存單原件,拿出來的也只是一張影本。而葉和全也堅持自己沒有記錯,肯定是3000萬美金。

四、堅持上訴、決不放棄的遺產爭論

葉家人對銀行的諸多行為感到不解,也不願意接受判決結果,他們繼續向法院提出上訴。

2011年,法院認定銀行提供的存款金額證據不足,將案件發回重審。法院的這一行為讓葉家人看到了希望,他們焦急等待後續發展。

但是,法院重新審理的結果,卻又出現了新的問題。

法院經過對各種材料和證據的綜合審定,對銀行和葉家人提供的證明材料一一核定後,做出了新的裁定,2014年,葉家人的起訴被駁回。

為什麼會被駁回?

法院仔細審理此次案件後,認為,王賢能屬于印尼公民,他最後住所、籍貫都屬于印尼。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遺產繼承分為動產和不動產。銀行內的存款屬于王賢能的動產遺產,應該根據他最後住所印尼的法律來確定繼承人資格。

在這種情況下,葉家人必須出具屬于印尼法律認定的繼承人資格材料才行。也就是說無論銀行到底存有多少錢,葉家人目前出具的材料只要沒有屬于印尼方提供的繼承權的相關材料,他們就並不是遺產繼承人。

材料的缺失,導致葉家人並不具備訴訟條件,因此,葉家人的起訴被駁回。

葉和全不服裁定結果,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2016年,中級人民法院裁定一審裁定正確。因為葉和全提供的公證材料中,繼承權的認定只有我國公證處出具的資料,公證書也明確了只是作為查詢銀行存款數額的用處,這並不能證明葉家人就是繼承人。

別說3000萬美金,就連500美金,葉家人都取不出來了。

葉家和銀行的爭論也仍在繼續,事件不斷發酵,甚至引起媒體的注意。

有人問葉和全,如果真的是3000萬美金,那麼當時是怎麼存進去的。

葉和全說當時是他和伯父兩個人把美金的現金存進銀行,可是3000萬美金的現金,分量很大,兩個人只怕是很難拿走。

即便是分別按照兩次存入的2000萬美金和1000萬美金,也不可能僅靠兩個人就從家裡一路拿到銀行去。

葉和全也給出了解釋,當時伯父拿的是美元特種貨幣,每一張價值一百萬元,伯父把現金揣在了身上。

銀行卻反駁了這一說法,銀行認為葉和全所說根本不符合實際情況。歷史上美國並沒有發行過百萬面額的現金,而在1983年福州市的外匯存款一共才79萬美金,根本就沒有存入過兩千萬。

葉家人和銀行的爭論仍在繼續,雙方各有各的道理,葉家人也一直堅持上訴、找銀行,一定要讓伯父的這筆錢有個定論。

對于葉家人來說,爭執這筆錢並不僅僅是為了繼承遺產,也是為了讓伯父奮鬥一生的金錢不憑空消失。

伯父身死異國他鄉,若是死後,就連自己的積蓄都消失不見,未免也太悲涼了。

這筆遺產一直存在銀行,也變成了俗稱的「無主存款」。名義上是有主的,但是因為沒有合法的證明材料,後人不能繼承和取出來這筆遺產。

葉家人面臨的困境也從另一個角度提醒我們,在存款之時一定要自己留下證明材料,避免引起後續的金錢數額糾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