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濟南老農意外挖出純金塊,專家聞訊趕來后,驚呼:這是一盒西漢雞蛋

「洛莊漢墓」,位于山東省章丘市棗園街道辦事處洛莊村西約1公里處,被稱為2000年度十大考古發現之一。

自洛莊漢墓出土的大量文物,均富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和考古價值,亦標志著尤為特色的中華文化。

而提到有關洛莊漢墓的發掘緣由,說來還有不少的小故事,值得念叨。

老農販貨,銅器出

1998年的夏天,天氣燥熱,空氣中仿佛飄散著不穩定的因子,濟南市文物商店內,員工正昏昏沉沉的揮著扇子,企圖打發這酷暑。

恰在這時,門外探進了一個身影,一個農民扮相的男人憨笑著從門外走來,抖了抖自己的衣衫,老農徑直向員工走來。

員工疑惑的看著這個走進門的老農,「您有什麼事情嗎?」

要知道,彼時像這種商店來往的大多人,雖不一定是家世顯赫,但是必定也是不愁吃穿的,像這般農民裝扮的很是少見。

老農點了點頭,隨后從身上的口袋中掏出了兩個物件,遞到員工的面前,「我想要賣這兩個。」

員工低頭一看,只見老農手上拿著的兩個物件,順手接過,仔細辨別之后,確認這兩個都是金器,測量之后,更是顯示含金量99.9%,且觀其形狀倒也不像個平常物件。

文物商店的人一下子精神起來,看了看手中的金器,又看了看老農的裝扮,扯開嘴角,笑著問道,「您是哪里人呀?」

老農回到,「章丘市洛莊村的。」

聽到老農的回答,員工先是了然的點了點頭,接著不露聲色的打聽到,「哦?那您這東西是從哪弄來的,這可不常見吶。」

老農一聽這話,心里想著這個金器的價格肯定不小,頓時樂開了花,隨即就一股腦兒的全說了。

「我是在整理自己院子的時候發現的這兩個金器。」

生活困頓,也沒有什麼更好的方式來改善生活環境,老農寄希望于這兩個金器能夠賣到個好價錢,補貼補貼家用。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如此的坦誠非但沒有讓文物商店爽快的同意交付,反而在聽完自己的話之后,皺緊來眉頭。

老農心中暗暗打鼓,琢磨著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見那名接待自己的員工著急忙慌的往里屋走去了,只剩老農一人留在外圍,心中惴惴不安。

話說那文物商店的員工,聽完老農的回答之后,著急忙慌的將這件事報告給了濟南市文物局文物處。

聽到這個消息,濟南市文物局的劉伯勤處長隨即派人前去老農話中提到的村子進行考察,發現洛莊漢墓由于取土過剩,已然面目全非。

見此景,文物局大為光火,仔細查探了一番,發現雖然老農為了鋪墊新建的院子在洛莊漢墓和村西的土溝里分別拉了兩車土。

但是值得慶幸的是,老農并未發現彼時土里所藏的金子,而是在之后平整土地的時候才發現,且并不清楚具體的金子出土地點。

在對現場勘查完畢之后,除了勒令當地政府加強管理之外,老農也被警告不可再此地取土,原本滿心歡喜,在這一刻化為了虛無,老農看著翻整的土地,無奈的嘆了口氣。

時間飛快的駛過,眼看著就到了1999年,這年的夏天,一如去年般燥熱,也注定如1998年一般是個非比尋常的一年。

棗園鎮洛莊村西的漢墓在取土時,出了一批銅器,現場眾人均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接著緊急致電章丘市博物館。

「喂,是博物館嗎?我們在棗園鎮洛莊村西的漢墓取土的時候,出了一批銅器……」

接電話的恰好是當時正在當班的館長寧蔭棠,一邊聽,眉頭也是越皺越緊,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古墓發掘,驚艷世人

掛斷電話后,寧蔭棠立即集合人馬,趕往棗園鎮,十多分鐘后,當這襲人趕到的時候,發現現場已經被派出所給控制住了。

寧蔭棠等人,齊齊的輕呼了一口氣,提起的心,也才放下了一半,接著眾人繼續往里走,接下來的場景讓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光天化日之下,一堆翠綠色的銅器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暴露在空氣中,寧蔭棠幾人也從最初的怔松中回過神來,甩了甩頭,投入到緊張的文物清理工作中去了。

就在這不到6平方公尺的范圍內,鼎、盆、勺等90多件銅器,數量之多,令人咂舌,越是清理越是被這些銅器吸引的移不開視線。

在現場的清理工作結束以后,每一個博物館工作人員的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以及隱隱的擔憂。

在經過一番商議角逐之后,濟南市文化局向省文化廳打了報告,請求對此漢墓作進一步的調查和清理。

很快,獲得審批的考古研究所與章丘市博物館聯合起來,組成考古隊,進駐到了洛莊。

從7月8日到8月22日,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聯合考古隊對洛莊漢墓外圍所暴露的陪葬坑進行了搶救性的調查和清理。

在此過程中,他們發現了大型陪葬坑9座,出土的各類造物有四百多件,更進一步的調查也是迫在眉睫。

而在多方努力之下,終于2000年,在獲得國家文物局的批準,由山東大學考古系和濟南市考古研究所等聯合組成的考古隊,再次對洛莊漢墓進行勘探與發掘。

隨著考古隊對持續深入,洛莊漢墓展現在人們眼前的也就愈發多了起來,它不再是紙上需要保護的墓葬,而是真真實實出現在人們眼前,富有極高的研究價值。

在封土外圍的坑穴里,由于早年間經受過盜墓者的破壞,適而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留下,只除了些兵器、箭鏃、盾牌、盔甲的殘跡,另外還有一些彩繪的陶器。

當然,引起考古隊員們強烈興趣的當屬那色澤艷麗的彩[色.圖]案,雖然殘破,卻依然栩栩如生,令人不得不感慨古人的聰慧之處。

在對4號坑進行挖掘時,考古隊員們驚奇的看著從中發掘出的一盒雞蛋,只是這經歷了歷史與塵埃的雞蛋實在是過于金貴,即使考古隊員們小心再小心,還是不可避免的破裂了,最后一盒雞蛋就剩了一個,它也因此獲得了一個新稱號「千年一蛋」。

再接著,被發掘出的大多都是些金器,雖然圖案、形狀多有不同,但是卻也能彰顯主人的高貴身份,

馬隊、車隊,不外如是,除此之外,從墓中發掘出的3輛大車堪稱是中國漢代考古發現中最早的陪葬馬車。

接下來,真正驚艷世人的當屬墓葬中的大型樂器坑,規模巨大,且隨葬樂器種數繁多,當屬中國所僅見。

洛莊漢墓的14號陪葬坑是第一個專門的樂器陪葬坑,長22米,寬4米,深2.8米,給這些樂器按區域劃分可列為3區。

A區為弦樂器,七面腐爛的瑟就是在這里發現的;B區為敲擊樂器,均已腐爛;C區為打擊樂器,諸如編鐘、編磬、瑟鑰、銅鈴。

「八音」之金、石、絲、革等都在這里被發掘,且洛莊漢墓更讓人所驚喜的便是從它出土的一眾樂器之中,有幾個堪稱國內考古界的第一。

這些編鐘樂器,雖然在地下深眠多年,累累塵埃,但是只要輕輕擦拭,色澤一如當初般令人心動。

墓葬主人,過往曾經

為墓主人身份提供最直接證據的就是從很多坑穴中出土的,帶有「呂大行印」、「呂大官印」、「呂內史印」字樣的印泥,印泥雖小,卻也為墓主人身份謎題的揭曉提供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結合相關文獻進行推斷,得出此墓葬的主人,很大程度上就是呂臺。

但是也有另外一種說法,根據文獻記載,呂國國王呂臺,死于公元前186年,而在其后,公元前189年,漢高祖劉邦長子也因病去世。

倘若按照彼時的屬地管轄,以及墓中出土的帶有齊國文字的青銅器來看,墓主人也有可能是劉肥。

再加上,劉肥與呂臺二人的去世時間相近,適而關于墓主人的真實身份,考古界一直存在爭議。

呂臺其人,是西漢時呂國的建立者,呂后的侄子,其父為呂后的大哥呂澤,在呂后執政前期被封為酈侯,之后被立為呂王。

呂臺亦是呂氏家族唯一封王的一位,只是他在獲封后不久便與世長辭,倘若墓主人是為呂臺,墓葬之豪華,可謂是呂后為其侄子的死后加封。

劉肥,漢高帝劉邦的第一個兒子,因并非呂后所生,早年間也曾受到猜忌和殘害,但是幸而僥幸逃脫。

其后,劉肥久居封地,于公元前189年逝世之際,由兒子即位,這一生也算是平安順遂。

按照墓葬的規格來看,不論墓主人是他們二位中的哪一個,都說的過去,這樣豪華的陣容,也只有皇親國戚才能有資格。

墓主人的真正秘密,只待打開主墓室,一切謎題就都將迎刃而解,只是考古專家們在發掘的過程中也發現,當今的技術還不足以支撐主墓室的開采。

謎題盡在眼前,卻無法解開,心中自是懊惱萬分,本著對文物盡職,考古專家們一再努力,最終還是無奈宣布將暫停對洛莊漢墓的發掘工作。

洛莊漢墓的發掘就此落下了帷幕,濟南老農在自家院子整備土地時,發現的金塊,修正土地時,露出的銅器,牽扯出之后,考古人員對于洛莊漢墓的發掘。

隨著主墓室的陪葬坑發掘出土的19件編鐘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以及考古界的高度重視,對于音樂界也是一大貢獻。

這編鐘曾于2010年時參加在意大利米蘭市皇宮博物館「秦漢-羅馬文明展」進行演出,亦曾在法國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辦的「漢風-中國漢代文物展」大放異彩。

樂器坑的發現,填補了漢代音樂史的許多空白,極大的豐富了我國的古代樂器寶庫,被考古學家譽為 「2000年前的地下音樂廳」

當然,在這麼長時間的挖掘里,還留有許多的疑惑,除墓主人的真實身份外,還有,譬如,在東西墓道向中間靠攏的過程之中,出現了9個兩邊不對稱的彎道,這些彎道的意義在哪里?制備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又或者說,在考古人員清理100米的東墓道時,在東墓道堅硬的封土上發現了幾條清晰的車轍印。

這些車轍印是從何處而來,究竟又是由什麼車留下的,如此堅硬的封土表面又怎麼會留下這樣的顯眼痕跡。

另外,跟同等規模的漢墓比起來,洛莊漢墓出土的文物中,也有些青銅器,但是銅禮器的種類卻不全。

這些銅禮器是遺失了,還是藏在那個還未打開的墓室內,這些,都是一些直到目前為止,都無法解開的疑惑。

在考古專家們決定暫停對洛莊漢墓的發掘之后,這些秘密都要等待時間,等待得以有條件發掘主墓室的那一天。

如今的洛莊漢墓作為免費景點供人們參觀瀏覽,2012年建成「洛莊漢王陵遺址公園」,整體坐西朝東,按照墓葬走向建設。

遺址公園的大門參照漢闕行制修建,對稱結構,內里除花草樹木以外,就是昔日的考古舊址。

當年發掘的陪葬坑如今幾乎都已經回填了土,并且有大理石碑說明情況,另外,在文物陳列室里,還可以看到一些出土文物的復刻品。

在整個遺址公園內,發掘的夯土原貌,用玻璃罩著,隱隱約約似乎還可以窺探到,當初的考古隊員們的熱火朝天,朝氣滿滿的模樣。

2021年10月,洛莊漢墓入選由山東文化和旅游廳(山東省文化局)主辦,山東省考古學會承辦的「山東百年百項重要考古發現。」

直到目前為止,從洛莊漢墓出土的文物中,單就「石磬」一項就可傲視群雄,更是發現年代較早的一座西漢諸侯王墓。

 


用戶評論